钟小果

(奇怪的原名:钟漓小果)

长弧中,长弧中~

天天小宝宝本命~
但最近越来越喜欢周小呆同学啦怎么办~~o(*///▽///*)o

站N多对CP的一只小甜文写手~ (。・ω・。)ノ♡

周叶/叶周《菩提树下》(二)

天界私设仙侠文,叶前辈×小周后辈

往期文章目录

前文指路:《菩提树下》(一)
――――――――――――――――
1.
“既然你是我的人了,我照拂着你一些也是应该的,”叶秋随意抖了抖被他爬树攒出褶皱的雪白衣袖,懒懒说道,“我陪你去四处走走罢,熟悉下宫中各地。”

“是我的人了”这句轻描淡写的话让周泽楷脑中不由轰地一下乱纷纷起来,薄薄脸皮立刻便泛起了浅红,连后面的话都没怎么听清楚。可待到回过神来,看叶秋面上只是一派自然,他只好悄悄定了定神,告诉自己是多想了。

一旁的叶秋不易察觉地瞟了眼小后辈精彩多变的脸色,瞳中闪过柔软的笑意。

啧,这孩子……想着什么可是全显在脸上了呢。

恰逢这时周泽楷整理好了情绪,正抬头看他,只见菩提叶下斑驳交错的阳光中,白衣的叶秋微微地眯起了细长的眼,三分慵懒七分闲适,如同一只晒太阳的雪白毛皮的猫。

前辈……像只猫。

这个莫名的小念头让小周泽楷俊脸上好不容易消去的红色再次泛滥成灾,随即他的心里忽然微微地动了动,仿佛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似乎……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有着这样慵懒的语调,神情总是漫不经心,望着他时却是格外地专注与认真。

可那人的容貌,他却如何都记不清了。

――那是多久前呢?

――是何时,有过这样一个人,连面容都被匆忙时光冲刷得在记忆中模糊不清了,却能够被他这样长长久久地挂念着呢?

应该是,对他很重要罢……

2.
头有点痛。周泽楷皱了好看的眉,感觉视野竟有些深深浅浅的模糊。

叶秋见了,以为周泽楷不舒服,便顺手牵了他的手,引着他向前走去。

唔,小周的手……小小的,白皙的,摸起来手感细腻又柔软。某前辈牵得心满意足,想着以后一定找机会多牵几次。

――豆腐不吃白不吃。何况还是这么一块儿香香嫩嫩白白净净的小周牌儿豆腐。

此时周泽楷正揉着眼,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就迷迷糊糊地被刚认识不久的前辈牵着走了,还腼腆地道了声谢。

听罢,叶秋脸上的笑意再次深了几分。

嗯,他带的这个小孩子真不错。没心机,有礼貌,好看,乖。

他很喜欢。

3.
接下来叶秋轻车熟路地带着周泽楷把七拐八弯的庞大贪狼宫逛了个遍,然后理直气壮地走了后门,让掌管藏书房的苏沐橙拿了全套的弟子用的书籍,还顺便教育了一下看着排领书长长队伍直发愣的小新人一句“小周啊,年轻人要懂得变通,莫要一味死脑筋,有捷径不走白不走,懂么?”。

还没开始感慨跟了个有门路有(hui)能(lai)力(pi)的前辈,在此之后,新人周泽楷就陷入了叶大弟子没完没了的挑剔中:

“看看,看看,六人一间小屋子,多不方便。”叶秋对着宽敞明亮的卧房大摇其头。

“啧,这床这么硬,你这细皮嫩肉的如何睡得惯。”叶秋按了按柔软得能陷进一整个指节的床。

“哟,新人的食谱何时这样简陋了?修身养性是重要,可也不能整日吃斋罢?”叶秋探身瞧了瞧搭配均衡品种丰富的菜谱,十分嫌弃。

……诸如此类。

周泽楷抱着自己才领到的蓝面线装书籍,默默跟在叶秋后面听他左挑右拣。

“前……前辈……”周泽楷思虑再三,拉了拉叶秋雪白的衣角,小声道,“这里的环境……”

“怎么了,小周?”叶秋回首看他,笑容清俊,“你也想说这里环境不好是么?没关系,我定不会让你吃苦的。”

于是周泽楷默默把话咽了下去,违心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想说:这里的环境,看着,还不错啊……

“小周去我那睡吧,师尊当初拨给了我个十分宽敞的屋子,住两个人绰绰有余,”谁知叶修再次开了口,看似漫不经心道,“我让管内务的一帆给你找张床就好了。不过我一向有些随便,其余用品不是太多,但我可以用术法替你搬些去添上。”

小周泽楷的眼睛刷地亮了,连脸红都忘记了:和前辈……一起睡??!

(未完待续)

后文:《菩提树下》(三)

哦呀,小周,你被叶心机撩了造吗?(๑´ڡ`๑)

前文改了一点设定,并且又重修了修文字。

评论(3)
热度(33)

© 钟小果 | Powered by LOFTER